迁移的高安陶瓷营销中心纷纷外迁

2019年03月16日 来源:

迁移的高安陶瓷 营销中心纷纷外迁

此外,由于高安陶瓷基地偏于高安一角,用工压力也越来越大。所以,现在很多新投产的陶瓷企业会选择发展环境较好的高安南部几个镇,比如江西金三角陶瓷就在杨墟镇建立工厂。与高安陶瓷基地相比,高安南部的几个乡镇由于企业不多,所以剩余劳动力较多,一定程度上也减轻了企业的生存压力。

可见,外来企业入驻高安南部几个镇,高安陶瓷业形成一个 南北并进 的发展格局,能有效解决高安陶瓷业因高速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和人工匮乏等问题,同时也缓解了高安陶瓷基地的一些压力,使得高安陶瓷业整体布局更加合理、科学,有利于高安陶瓷企业实现长远发展。

营销中心外迁 扩大市场范围

高安陶瓷业经过近几年的急速发展,很多企业都具有一定的实力,他们不再满足那一亩三分地,大都通过引进新设备、新工艺及技术人才,扩大自己的产能,进一步完善产品结构。此外,高安陶瓷企业为扩大销售范围和提升品牌在外的影响力,他们开始把营销中心外迁。如江西红梅陶瓷率先走出高安,在深圳设立了自己的品牌营销中心,把市场触角伸向了发达城市。随着佛山陶瓷业的兴盛及高安对佛山陶瓷企业的承接,很多高安企业开始在佛山设立营销中心。如江西太阳陶瓷等几家高安有名的陶企,就把营销中心设在佛山。

高安陶企将营销中心外迁,敢于与陶企大鳄进行面对面的比拼,这是高安陶瓷自信的体现,同时也是高安陶企向佛山优秀陶企学习的一个机会。目前,高安陶企学习佛山陶企先进的经营管理模式,随着高安陶瓷业的不断发展,高安陶瓷基地规模将会逐步扩大,影响力也会逐渐提高,也许在不久的将来,高安政府就要学习如何将过度饱和高安陶企向外转移。

原材料企业外迁,助推陶瓷业持续发展虽然高安陶瓷原材料资源非常丰富,但是由于高安陶瓷业发展较早,很多原材料因受过去落后设备的限制,造成极大浪费。据了解,目前在高安的原材料企业并不多,原材料企业并没有随着广大陶企入驻陶瓷基地而在高安投产,相反大多数原材料企业都将工厂布设在高安外围,比如高安周边的上高、丰城等县,就有不少原材料企业。总的来说,原材料企业外迁及在高安外围布局,既能满足了高安陶瓷基地生产的需要,也有利于高安陶瓷业的可持续发展。

高安陶瓷企业想要长远发展,不能偏安眼前小利,必须根据生存环境及自身情况来制定一个切实、可行的长久规划,应学习其他产业转移承接地的发展经验,同时也要吸取其他承接地的发展教训,对高安陶瓷等相关产业进行合理布局,这样才能真正实现高安陶瓷业的长期繁荣。


砖厂脱硫塔
天津保安公司
西安西郊搬家公司
相关文章
  • 老八路讲述抗战故事
    老八路讲述抗战故事

    茂名印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在开展“备战、备荒、为人民”和“全民皆兵”的日子里,城乡都在开展民兵训练。图为八路军老战士、原茂油公司机修厂党委书记张文征(前排左三)向民兵讲述亲身经历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故事。 盛世耀凯亨特翰...

  • 2015智利美洲杯巴西最终23人大名单奥斯卡落选里贝罗入围
    2015智利美洲杯巴西最终23人大名单奥斯卡落选里贝罗入围

    巴西当地时间5月5日早上11时,巴西国家队在位于里约的总部公布了出征美洲杯的23人大名单。其中,切尔西球员奥斯卡因伤落选,而备受关注的鲁能球员塔尔德利则顺利上榜。2015年智利美洲杯赛程表 小组分档巴西美洲杯大名单:巴黎3将西甲4人 内少领身价不久前,...

  • 新兴铸管签墨西哥能源开放首单
    新兴铸管签墨西哥能源开放首单

    新兴铸管签墨西哥能源开放首单封闭长达75年的墨西哥能源行业终于开始向私人和外资开放。12月20日,墨西哥总统涅托签署能源改革法令,结束了长达75年的禁令,正式允许外资企业涉足墨西哥的原油开采。就在同一天,新兴铸管与墨西哥相关公司正式签署《设立中...

  • 换届与发展齐头并进铁腕执行铁的纪律
    换届与发展齐头并进铁腕执行铁的纪律

    换届与发展齐头并进  实现了“议事的民主”和“议人的民主”的结合,改变了以往重班子选举、轻发展思路制定、心思仅仅集中在怎样“选人”上的现象  年初以来,全国省、市、县、乡四级党委自下而上陆续开始换届。《瞭望》周刊为此深入到晋冀苏浙湘赣...

  • 有马特拉齐就不会有齐达内
    有马特拉齐就不会有齐达内

    忘了那些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故事吧,世界杯历史上最具有戏剧性的那个瞬间已经过去了半年,但缔造它的人却还没从伤痛中走出来。我们原本有机会在老特拉福德球场上同时看到马特拉齐与齐达内,但最终出现在我们眼前的还是马特拉齐上演的独角戏。齐达内在最后...

  • 经济数据泄密案涉多名南开校友同窗短信传消息经济数据泄密
    经济数据泄密案涉多名南开校友同窗短信传消息经济数据泄密

    新京报讯 (张玉学)近日,原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宏观经济分析师林松立,因犯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被西城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据悉,该案是“泄露经济数据系列案”中第4起宣判的案件。4起案件中,有3起为串案,其中2人为毕业于南开大学的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