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核安全峰会防核扩散还是核控制权博弈

2018-10-30 00:45:13

核安全峰会:防核扩散还是核控制权博弈?

刚刚落幕的第三届核安全峰会上,大国元首云集。但核安全峰会意图何在?

核电专家向《第一财经》介绍,防止核扩散是每一个发展核电业的国家,以及拥有核武器的国家的重要任务,也是核安全峰会的主要目的。

亦有观点称,在全球核安全议程中,安全只是一个用以召集会议的理由,其实质是核产业链的控制权博弈。

溯源核峰会

按照官方说法,核安全峰会的目的是倡导核安全和打击、防范核恐怖主义。首届核安全峰会于2010年4月在美国华盛顿举行,第二届核安全峰会于2012年3月在韩国首尔举行。

首届核安全峰会通过了《华盛顿核安全峰会工作计划》,呼吁国际社会在4年内确保所有易流失核材料的安全;第二届核安全峰会则通过了《首尔联合声明》,主要内容包括防范核恐怖主义、减少高浓缩铀和钚等武器级核物质的使用以及核材料安全管理等。

全球核安全峰会缘于奥巴马2009年4月5日在布拉格的演说:美国政府将致力于建立一个无核世界作为世界上的核大国和唯一在实战中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美国在销毁核武器问题上负有道义。他同时承诺将由美国主办一个核安全峰会。

本报对已经公开的资料梳理发现,前两届核安全峰会的召开与特定背景有关:第一届核安全峰会的召开背景是,当年伊朗宣称完成新一代离心机试验所引发的核问题危机;第二届核安全峰会,则正逢伊朗和朝核问题不断升温及日本发生福岛核电事故。

国防科工局副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介绍,本届峰会的主题与前两届一样是核安保。核安保一般指在核材料使用、储存和运输过程中,对盗窃、蓄意破坏、未经授权获取、非法转让等恶意行为采取的预防、探测和响应措施。

除此之外,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部副主任贾晋京称,今年的核安全峰会并没有其他特别的背景。他认为,核安全峰会是全球核能合作机制的一部分。

他举例说,在世界上所有的工业产业链中,核工业是专业化程度最高、最复杂、链条最长、时间跨度也最长的。从核原料勘探到铀浓缩、后处理、乏燃料处置、核电站管理等每一个环节,都可以单独成为一门学科,全球核能合作机制由此产生。

实质是防止核扩散

2006年2月6日,美国能源部发布了全球核能合作伙伴(GNEP)倡议。倡议包括有七大要素:在美国建设新一代核电站;发展并采用新的核燃料再循环技术;为在美国有效管理和最终储存乏燃料开展工作;设计先进的焚烧反应堆,用再循环燃料产能;建立核燃料服务计划,在尽量降低核扩散风险的情况下,使发展中国家获得核燃料并经济地利用核能;为满足发展中国家的需要,设计和建设小型反应堆;改进核保障,强化防扩散能力,提高核安全。

此后,2007年5月,由中、美、法、日、俄五国共同创立了GNEP。贾晋京分析,GNEP工作要点与美国最初发出的倡议有所不同,其目标改为全球核安全和推广两大技术,至于美国倡议的那些要点,则实际上处在各方博弈中,推广两大技术则是全球核博弈的两大关键点。

两大技术指先进焚烧反应堆技术和Urex+工艺流程。先进焚烧反应堆是第四代反应堆,亦称快堆,它比广泛使用的反应堆快堆更安全、更高效。

Urex+工艺流程的要点在于保证经处理后的核废料难以被用于提炼纯高浓度的武器级钚。此外还可以减小核废料的体积与辐射性,有利于贮藏、运输。

贾晋京称,先进焚烧反应堆仍处在各大国比拼研发阶段,实现商用可能还需要二十年。提前数十年进行全球布局,正是核工业的特点。中国一位快堆专家也对《第一财经》说,中国在这一领域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至于Urex+工艺流程,贾晋京称,这是基于美国的技术路线提出的。他说,采用Urex+工艺流程,意味着该国的核电发展需要走美国的技术路线,因此这一方面也处在国际博弈中。

GNEP将全世界的国家划分为核燃料供应国和核能使用国两类,前者可以发展核电后者将会因此受到前者的制约。

每个国家如何分工,那些国家可以建立核燃料循环的关键设施,就成了决定未来全球能源权力分布的关键,甚至关乎地缘政治权力分配。这就是核安全峰会乃至全球核安全议程幕后的实际争夺。

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一位核电专家对本报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都在全力控制核武器的扩散,为此一直把核燃料循环的相关技术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为了控制核不扩散,就要控制燃料循环这一环节。这位专家说,如果每一个发展核电站的国家都做这一环节,那将意味着它们都可以从乏燃料(在反应堆内烧过的核燃料)当中提取制造核武器的原料。

目前,中国的核燃料技术以引进为主。在这一次的核安全峰会期间,中核核工业集团和法国阿海珐集团签署了关于后处理再循环长期合作谅解备忘录,中国广核集团则与法国电力公司签署了包括推进乏燃料后处理厂建设等协议。

新力金沙湾
全自动石油干洗机
株洲配资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